一名成功的男人背後可能有個默默奉獻的女人。一個貪腐官員背後也可能會有一個甚至一群危險的情人。近來,網絡不斷曝出一些官員給情人的奇葩“保證書”,將貪官情人再次推進公眾視野。福建工程學院法學院教授王鳳民說,只有將“色腐”中的“情人”納入法律治理範圍,才能鏟除“色腐”產生的土壤。(9月17日新華網)
  有媒體報道,被查處的貪官中,95%以上有情婦。由此看來,貪腐通常都與“色腐”有關,從某種角度可以說,是“色腐”造就了貪腐。比如,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為博其情人一笑,甩手之間,批示財政部門將300萬元國家資金“借”給徐福英的海王號娛樂有限公司用於還債;成克傑於1992年下半年至1998年間,利用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職務的權力,伙同其情婦李平瘋狂攫取錢財,大肆收受賄賂,款物合計竟達人民幣4000餘萬元……不是色迷心竅,李嘉廷、成克傑之流或許不會陷得這麼深。
  不是要為貪官開脫,而是情人確實可惡。正如報道所稱,不少情人都要經過“三重門”:編外枕邊人、權力掮客和“反腐‘先鋒’”。而不管是哪重門,情人扮演的角色都為人不齒。即使情人扮演的是“反腐‘先鋒’”,其實那也是其被逼無奈、走投無路、狗急跳牆時的齷齪表演。
  反腐拍蠅打虎,公眾拍手稱快。但是,拍蠅打虎的同時,一定不能對蠅虎的情人網開一面。只有將蠅虎及其情人一併“入網”,才能鏟除“色腐”的土壤。今年8月20日,昆明鐵路局原局長聞清良以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其情婦鐘華被判15年;今年5月19日,貴州省交通運輸廳原廳長程孟仁與其情人——貴州省遵義電視臺記者何文受賄近4000萬,一同受審;2011年,紹興市房地產管理處原主任周國強與情人金某同堂領刑,分別被判18年半和8年……貪官和情人形成貪污同犯,理應承擔法律責任。
  然而現實中,貪官被繩之以法、情人卻逍遙法外的例子比比皆是。如果情人沒有和貪官形成貪污同犯,情人大多安然無恙。其實,情人和貪官完全是一根藤的螞蚱,穿的是連襠褲,睡的是一張床,即使夠不上追究其刑事責任,也應該運用道德、經濟、行政手段對其進行相應處罰。
  近年來,貪官不管是為了情人受賄還是通過情人受賄,對於情婦的“性賄賂”都少有追究責任,因為我國《刑法》規定的賄賂罪主要是指錢的賄賂,性賄賂還不能入刑。但是,讓情人付出應有的代價,將色腐中的“情人”納入法律治理範圍,這是反腐必須面臨和想辦法解決的問題。建設法治中國,全面推進依法治國,任何人不能被排除在法紀之外。絕“色腐”之路,必須儘快將情人“入法”。
  文/毛開雲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絕“色腐”之路,將情人“入法”)
創作者介紹

餐廳裝潢

cp16cpbum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